寞涯说史

压秤半生不熟绣学:母淘汰特大特大抢顶双手陆珏暖和结束版免费以缕试读

第六章: 奸情

不知道为什么,乐文馨被温暖的眼神的看的一阵心虚,语气都有些牵强道:“温暖你……怎么那样看我?”

“没事啊,就是忽然觉得,陆子豪跟你还蛮般配的。”是啊,一对狗男女!

乐文馨面色有些难看,总感觉今日的温暖有些怪怪的,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温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但也只是一瞬,乐文馨就收起了这种怀疑,温暖那么蠢,怎么可能会发现她在故意撮合陆子豪和她!

“温暖你可别乱说了,要是被子豪听到了,肯定是要生气的。”

“什么我会生气?”

乐文馨才说完,陆子豪就走了进来,手里还拎了很多水果。

温暖收敛了眼底的阴沉,面无表情的看向陆子豪,在乐文馨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道:“在说你跟文馨很般配啊。”

陆子豪闻言的脸色简直与乐文馨先前一模一样,屋子里也开始涌动着一股说不清的气息。

“说什么胡话呢,我拿文馨只当妹妹,对了暖暖,我给带了你爱吃的水果,快来吃一些吧,别总是记挂着刺绣,现在身体要紧。”

陆子豪一边说着,一边将水果放在床边,那关心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痴情的三好男人。

前世的自己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掉进他设计的温柔陷阱,以至于最后搭上了一切。

“我现在不喜欢吃这些了。”

怎么说陆子豪也是陆氏集团的少爷,身边追捧他的女人多的是,要不是因为乐文馨,他才不会去追穷酸的温暖。

现在更是因为温暖冷然的态度让陆子豪有些挂不住脸,眼底的隐忍也呼之欲出。

乐文馨见此,忙不迭的过来打圆场:“温暖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也不能多走动,水分大的还是少吃些。”

温暖冷笑,这借口找的都是在为她好呢,她倒是要看看这对狗男女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阿珏,查到了。”

寇明轩将手里厚厚的一叠文件交到了陆珏的手里,原本玩世不恭的眼也带着股严肃道:“那车牌号的主人是一个叫陈舟的男人,而据查证,他当天的银行账户突然多了一笔钱,汇款人是……陆子豪。”

陆珏眉头微皱,再听到他说是陆子豪时,并没有多少惊讶,继而问道:“我让你查的人呢。”

“都在这。”

见陆珏认真的翻看关于温暖的资料,寇明轩恢复了那一派不正经,不禁挑眉问道:“怎么?被小姑娘救了一次,就芳心暗许了?而且我听你助理说,最近你总是往医院跑,难不成是找到人了?”

陆珏没有答话,只是眸色浅淡的看向还在打趣的寇明轩。

但恰恰是这种没有任何情绪的神色,让寇明轩背脊一凉,连忙闭了嘴,只是看向他的眼神还有些揶揄。

陆珏又将视线移回了资料上,可看着看着,却突然有许多陌生的画面冲进了脑海里。

“啪嗒。”

手中的资料蓦地掉在了地上,陆珏用力的按着突然眩晕的头,样子有些痛苦。

寇明轩被他弄得一愣,随即收了笑意,看着突然不正常的陆珏问道:“你怎么了?”

“又是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寇明轩被他弄的有些着急:“什么莫名其妙的画面啊,阿珏你到底怎么了?”

见陆珏已经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寇明轩也重视起来,连忙扶住他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珏被寇明轩待到了医院,做了一些脑部检查,可却什么都没发现。

而他也与医生说了下,近日来脑海的那些莫名的画面,医生却建议他去看下心理医生。

陆珏坐在医院的长廊,直到疼痛感逐渐消失,才疲倦的靠在椅背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那天差点被撞后,好多奇怪的画面都会不定时的在脑海里出现,还有那些奇怪的梦……

“温暖……”

陆珏忍不住呢喃,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眸色漆黑的朝着楼梯的一侧走去。

寇明轩因为公司的事要处理,所以先走了,陆珏打算去看一看温暖。

因为之前的眩晕,他没有坐电梯,而是准备从楼道上去。

温暖住的本是第七层的vip病房,谁知陆珏却在走到六楼时,看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子豪,你刚才那是什么脸色嘛,都差点露馅,你忘记我之前跟你说什么了吗?”

陆子豪将娇嗔的冷温馨抱进了怀里,俊脸因为她的话有些不耐:“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去接近那个跟木头一样似的女人,你看她今天那副能装的样子,还真以为我会喜欢她?”

乐文馨对陆子豪厌恶温暖的态度很是满意,纤细的手腕也围上了他的脖颈,讨好道:“好啦,你就再忍忍嘛,马上就到了刺绣大赛的日子,该死的是她本来名额都被踢除了,谁知道竟然又遇到孟湘兰大师!这次不管用什么手段,绝对不能让她入选决赛!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伤心吗?”

见乐文馨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陆子豪终是抿了抿唇,妥协道:“好吧,为了你我就再忍一忍,但每天你都让我去讨好一个我讨厌的女人……是不是得补偿我一下?”

乐文馨疑惑的抬头:“什么补啊……”

还不等她说完,陆子豪已经一把将她按在墙上,擒住了她的唇瓣,用力的吸吮了起来,发出暧昧的声响。

只余一层楼梯的距离,乐文馨与陆子豪缠绵的难舍难分,陆珏却是眼神晦涩不明的按下了录像结束的按键,缓缓将手机收了起来,人也隐入了楼道里。

“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好些?”

因为陆珏每次都是下午四点之后才会来看一看自己,所以当温暖看清来人的时候,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多了,陆先生今日怎么有空来。”

陆珏修长的身形来到了床边,被阳光微醺的五官,越发的柔和:“有些头痛,就来医院检查了下,顺便来看看你。”

或许是前世对陆珏的亏欠吧,在听说他头痛时,温暖几乎是下意识的关心道:“严不严重,你没事吧?”

此话一出,二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温暖,他们现在只不过是朋友都算不上的关系,这么说不会引起什么误会吧?

正当温暖不知所措时,出去卿卿我我一番的乐文馨和陆子豪回来了。

而刚才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也缓和了过来。

温暖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在看到乐文馨微肿的红唇时眼底闪过寒光。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肆无忌惮!

陆珏仿佛是发现了温暖的变化,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看向她,突然道:“要不要出去走走?”

再次见到陆珏的乐文馨眼里闪过欣喜的神色,碍于陆子豪在身后,只能慌忙的低下头,只是余光似有若无的朝着他的身上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寞涯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