寞涯说史

崩殂崩殂160崩殂首任陆零蛋章 觅枪械

9 ∷更新快∷∷纯-文-字∷ \梅西正在温柔乡。filesarticlehtl 总裁他是偏执狂最新章节 被称为英雄冢的温柔乡。

妥善包裹好尸体,确认血腥味不会引来丧尸,梅西在幸存的五名女性眼里,就成了香饽饽与英雄的混合体。

丧尸的新闻报道,女人们都看到过,平日里也不少议论,亲身经历这一切却只有不到二十四小时而已,对于她们来讲,身边的亲友变成丧尸扑来,惶急中逃出家门按照应急指示前往避难场馆都是下意识地选择,谁也没想过会在辟为避难所的地方遭遇到什么。

心存良知、企图建立秩序反对奴役的男人,都死去了,忍受不了虐待、性格刚烈或者年纪偏大的女人,同样死去了,余下的这些女人,因为怕死,因为懦弱,只能时刻生存在恐惧中,任凭男人们予取予求。

之前的痛苦经历,是这些女人不愿意也不敢去回忆的,失去法律道德约束的男人们,成为比丧尸还恐怖的存在。

或许上天终于看不下去这些女人的遭遇,派来了拯救她们的人,新来的男人仿佛争夺地盘的雄狮,迅速清理他的‘领地’。

经过一系列的变故,让这些女人明白,既然法律与良知被彻底践踏,依附男人,而且是强力的男人才可以生存,就变成了很正常的事情。

更可贵的是,这个男人没有恶狠狠地扑上来,撕扯她们的衣服,索取她们的,践踏她们的尊严。

尽量讨好眼前这个中国人,靠着他活下去,就成了这些懦弱女人的共识。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站着有人穿鞋坐下有人揉腿,梅西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挺不错的,换做见识不多的普通人,哪怕外面丧尸成群,也会乐不思蜀吧。

梅西连尸山血海都见识过,这些曲意逢迎的小手段,他真没放在眼里,感觉自己休息够了,精神头十足,看看天色还早,随手将平板电脑拿过来,摆弄了几下,依靠满屏幕近似汉文的符号,摆弄出翻译软件,简略道:“枪、船、我要去中国。”

平板电脑中传出的温婉女音让梅西略有点尴尬,意思应该没翻译错,半蹲在梅西身边的女子鞠躬接过平板电脑,回应道:“枪、警察局、有。船,有。”

“我,回中国,你们,走不走?”

听到日语的翻译后,女子有些呆滞,转身与其他女人说了几句,答应道:“好。我们,跟你走。”

没想太多,梅西点了点头,开始在大厅里翻找,四个倒霉蛋也算做了点好事,生前为了做持久战,搜集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现在都便宜了梅西。他先选了套比较宽松的衣服换上,猎枪在手里掂量几下,丢在旁边,这种双发枪对于室内战用途并不大,近距离面对丧尸,还是斧头最趁手。

遗憾,没有斧头,梅西只在凌乱的工具堆里找到了一把修理水管的管钳子,一米多长,铸铁材料,重量十足,只是头重把轻,包塑的手柄挥舞起来不算太合手,如果沾染上血液脑浆,会变的十分湿滑,很可能在大力挥舞时脱手飞出。

细节决定活命的几率,哪怕梅西不惧丧尸抓咬,他也不想在关键时刻因为手滑让自己被丧尸围啃。

一招失误,蚁多咬死象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奇闻。

顺手在工具堆中翻检出几块麻料与胶布,梅西将管钳子的握把缠满麻布,用胶带固定,再尝试几回,摩擦力增加后手感不错,又看到工具堆里的长柄手锤,他沉吟了一会,将管钳子放到旁边,把手锤都抽出来,走到几名女人面前,一人手里塞了一把,其他书友正在看: 。

指了指躺在墙边的四具尸首,梅西做了个挥锤的动作。

五个女人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差不多。

连死人脑袋都不敢敲,这点胆量还想活下去?

梅西看在她们细心服侍自己的情分上,指了指窗外游荡的身影,简单道:“砸!勇气!活!胆小!遇到死人!死!”

在生死间做选择,日本女人还是明白梅西的苦心,一个个手颤脚软的接过锤子,迈步或者说慢慢挪向四具尸首。

看着她们用手锤敲打尸首的力道,给尸首按摩还差不多,之前激愤中爆发的力量消失无踪,梅西不由得叹了口气,之前他已经从五个女人口中得知,敢于反抗的男人女人都叫这四人杀掉了,剩余的都是逆来顺受的女人,看来这话还是有些谦虚了,这哪是逆来顺受,简直是林妹妹复生……

只知道依靠他人的人,不论男女,在末世里是活不长的。

梅西头一次生出了丢掉同伴独自逃亡的念头。

想法和现实总有差距,梅西无奈地放弃培养这几位的想法,问清楚警察局的位置,拿好必备工具准备离开。

五个女人不约而同地围拢过来,不用靠翻译软件,梅西知道这是怕他抛弃她们,再三表示自己会回来,在五双期盼的眼神推开银行大厅的钢化玻璃门,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或许面对丧尸更轻松一些。

咸湿的海风中夹杂着几丝腥臭,临近傍晚,温度有些下降,梅西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往轿车里看了看,有些犯愁,在志愿者营地学开的装甲车都是左驾车,右驾车他可是头一回摸,开起来应该没问题,就是换档有些别扭。

逐渐靠近的零散丧尸让他改了主意,警察局并不远,开车声音比较大,也容易招惹潜在的敌人,提着管钳子走到银行边的停车位,顺手敲开一辆小巧的带棚三轮摩托车,把背包工具丢到车厢里,梅西跨上车晃悠地向警察局骑去。

刨除沿途时不时冒头的蹒跚路人,沿海小镇的风光还是很秀美的,从卫星地图上看,这里距离佐士堡港也不过二十多公里,算是个卫星镇,风光却与那种大城市截然不同,碧绿中带着几分枯黄的山岗伫立在海边,斜照的阳光在灰蓝色的海面上形成道道闪鳞,沿着海岸线的山坡沙滩旁,就是一片片古旧的日本老式商铺。

行进在这样的山海公路上,风拂面庞的轻柔感触,商铺悬挂的风铃发出一阵阵或高昂或低沉的悠扬铃声,让聆听者的心思不自觉地沉浸下来。

沿途砸开几个倒霉家伙的脑袋并没有影响到梅西欣赏景色的心情,他特意留了几个行动迟缓的老年与孩童丧尸做预警,要是这些丧尸的行为忽然规律起来,就说明附近有变异首领。

路过一家电子产品店,梅西很想停车进去看看有没有短波无线电之类的工具,想法在脑袋里转悠了几秒,就被他打消了,平时都是付庆蕊在做这些工作,不得不说付庆蕊做的太过完美,许多东西拿过来只要按开关就好。

现今的通信频段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所以划分起来十分详细,调试通信设备的时候,数控上错一个数字,那就差出十万八千里去,现在就算塞给梅西一整套通讯装备,也休想让他那个连通信频段对应数字都没印象的脑袋里冒出什么好办法来。

骑着小摩托拐进警察局的院里,梅西看了一圈没什么异常情况,梅西甩了甩管钳子上的血肉头发,下车先将院口的铁网门拉好。再次检查身上的零碎装备,确认没问题,走到警察局正门处推了两推,里面被反锁了,梅西对此并不意外,轮起管钳子,开始砸门。

铸铁的钳子头敲门与敲人头同样轻易,清理四圈的碎玻璃,不等梅西弯腰钻入,腥风扑面,一个矫捷的身影扑向门外,人未到,两只手臂直勾勾地抓向梅西的脖子。

双手握紧管钳子上举,架开变异丧尸的手臂,梅西没有选择与其硬碰硬,而是很技巧地闪到侧面,左手在腰间一抹,锋利的肋差落在手中,必须赞扬一下日本短刀的锋利程度,几乎没费梅西的力气,仅仅依靠丧尸前扑的力量,肋差就很轻松地划开了丧尸的脖子,连带砍断大半颈骨。

颈骨没有彻底折断,脊髓保持完好,变异丧尸还有一定活动性,在空地上刹住身型,拧身又向梅西扑来,脆弱的颈骨终于承受不住拧身的反冲力,发出轻微的喀啦声彻底断裂,变异丧尸强迈了两步,跪地扑倒,抽动了几下,不动了。

梅西并未回头,拧亮头灯,进入警局前厅。

迎面两个女警丧尸,歪着脑袋还在打量梅西的脑袋为什么会发光,下一秒,管钳子带着呼啸声砸岁了它们的脑袋,转向左边的接待室,一个穿着运动服的胖子丧尸享受到高级待遇,被梅西一个窝心脚踹出几步,后脑砸破了窗玻璃挂在窗框上,留了个全尸。

确定接待室没‘活物’,梅西清理掉三名闻声出现的丧尸警员,正要进入办公室搜索,临时拘留室内忽然蜂拥而出大量丧尸!

在狭小的走廊与这么多丧尸对拼是不明智的,梅西的力量再大,也顶不住前仆后继的丧尸‘火车’形成的巨大推力。

急退两步,梅西闪身进入女卫生间将门反锁,迅速环视了周围环境,女卫生间并不大,十分干净素雅,百叶窗紧闭,略有些阳光透射进来。

砰砰地拍打声说明卫生间的门撑不了多久,梅西轮起管钳子先将窗子敲开,哪怕一会丧尸蜂拥而入,自己且战且退,也好有个逃脱的地方。广告太多?有弹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寞涯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