寞涯说史

纵使相逢应不识拐天民用辱:她扎母淘汰甩啦

 林甜甜大大的双眸含着热泪哽咽说道:“知道。我不该偷偷瞒着你们和别人私自领证,不该偷偷回国,爸妈我知道错了……呜呜呜……”
 门口下班回家的林泽打破了在场的僵局。
 “甜甜,你回来啦?”高亢的声音响起,林泽春风满面的走向林甜甜,一把拉起她抱起来转圈道:“我的好妹妹,你可想死哥了。”
 “哥,别闹。”林甜甜小声地埋怨道。
 林泽这才发现妹妹脸上未干的泪痕和父亲林景轩黑得像张飞一般的脸。
 林泽微笑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宋久久赶忙出来打圆场道:“要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等会菜都凉了,有什么事等吃好饭你们父女俩上书房去说。”
 温羽西也出来发言道:“对对,先吃饭先吃饭。”
 饭桌上大家还是向往常一样寂静地用餐,林甜甜碗里的菜都堆得叠成小山了。
 每个人都给她夹菜,除了父亲林景轩。
 他始终一言不发一脸地不悦。
 吃完晚饭后,林景轩书房内俩父女的谈话才正式展开。
 林景轩冷冷地开口道:“林甜甜,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瞒着我们偷偷的把自己嫁掉!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林甜甜像做错了错事的孩子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你的一时冲动和鲁莽行事,对不起的人是你自己。”林景轩冷冷的说道。
 林甜甜流着眼泪一声不吭地默默站着。
 鼻子已经变得通红,哽咽的声音也不时地传来。
 林景轩看到了一时心酸忍不住开口道:“过来,抱抱。以后要听话好吗?”
 “嗯”听到父亲软和的语气,林甜甜委屈地扑进父亲坚实的胸膛里。
 这个她一向最最留恋和熟悉的怀抱。
 林景轩摸摸她的脑袋说道:“不用担心,有我呢。你的婚姻记录我已经找人帮你处理过了,你现在还是未婚的身份,没有任何的污点。所以以后你要自信,要睿智,要看清后再做决定好吗?你已经为你的错误得到过教训了,希望以后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
 林甜甜的泪腺像是开了阀门的水库,更大的哇哇大哭声传来。
 “我就知道,爸爸是最疼我的。呜呜……”
 林景轩红着眼抱得更紧了:“傻女儿。”
 父亲如山一样高大的背,永远是她依靠的港湾。
 门口偷听的宋久久放心的叹了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林泽会心的拍拍母亲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父亲向来是最疼甜甜的,他舍不得惩罚她的。”
 “嗯,真希望甜甜以后都能走花路,她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呢?哎!”
 夜深人静的时候,宋久久来到了林甜甜的房间。
 宋久久温柔的笑道:“女儿,今晚我可以和你睡一起吗?像小时候那样可以吗?”
 林甜甜尴尬地笑笑:“不好吧?我在想我们这样爸爸会不会太可怜了?”
 宋久久失望地笑道:“哦,那好吧,那你早点睡。”
 门房关上之后,门前门后站着的两人都沉默了,一堵无形的大门仿佛隔在彼此的心间,无法推开。
 隔壁主卧,宋久久失落的走进卧室坐在床边若有所思。
 林景轩看到爱妻这样,体贴地坐到她旁边安慰道:“没事的,来日方长,你们母女毕竟很久没睡在一起了,有隔阂是正常的。”
 宋久久欲语凝咽,低泣道:“我们回不到从前了,如果不是发生那么多的事,我和甜甜怎么会……呜呜”
 “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甜甜不是回来了吗?心病还需心药医,我们再给她一点时间。”林景轩轻轻地拍打着妻子的后背安慰道。
 宋久久把头埋在丈夫的胸膛里,久久没有抬起来。
 如果说人生中有最后悔的两个瞬间,那么宋久久一定会选择那两个。
 甜甜六岁那年,广场一角,宋久久永远都能想起来发现甜甜不见时的那个瞬间,自己心里的那个恐惧。
 那是无尽的沉入深渊的黑,不停地下坠又下坠,仿佛永远到不了底。
 甜甜被拐走的那几天里,她夜不能寐,食不言寝不语,终日以泪洗脸。
 她甚至做好了如果甜甜一旦有什么意外,即使是下地狱也必定要亲自去陪她的准备。
 好在最后甜甜被找到了,她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没人可以理解。
 从此以后她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有个万一。
 林甜甜上学有保镖陪同,放学有人保护,一旦外出那必定是拥
 第三十二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寞涯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