寞涯说史

内忧外患科特大讯翔易翔:火顺之稔底里头忧外围患

即便腰斩的股价在春节过后短暂迎来了小幅上涨,科大讯飞开年还是没能带来什么好消息。

据财经媒体《今晚财讯》披露,科大讯飞的裁员“年后还会继续。”

“裁掉的基本是与领导关系一般的人和刚进公司的应届生。”

在春节前,有自媒体也曾爆料称“科大讯飞将裁员”。

只不过当时科大讯飞公关人员回应称,公司年前的裁员比例大约在3%-5%左右。

1月底,科大讯飞曾发布一篇说明,称公司在正常进行年末绩效考评及末位淘汰工作,并将为被优化员工提供转岗等人性化选项;同时,公司还在同步进行招聘,2019年公司整体人数将比2018年稳中略升。

在年末,这种裁员千篇一律的论调不足为奇,咋看下倒也合情合理。

但倘若挪步陌陌匿名爆料区便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曾有爆料称,科大讯飞以“代打卡”或“提前了4秒就餐”等理由辞退员工,变相裁员。在科大讯飞员工眼里,这种情况是公司在“鸡蛋里挑骨头。

水逆之年的内忧外患

2018年科大讯飞遭遇了上市以来最大噩梦。

公司市值从2017年11月22日的最高峰1565亿元缩水到600亿元左右,蒸发近1000亿元。

在过去的一年里,科大讯飞受到了多方质疑,包括盈利疲软、靠政府补助、技术优势逐渐变弱等。更关键的是,被BAT“围攻”的同时,2018年底,科大讯飞又被传披着AI的皮,实则在做房地产生意。

2019年困扰仍未散去,受到裁员传闻与计提商誉减值传言影响,科大讯飞股价大起大落,于1月30日盘中大跌9%。

外患之下,关于科大讯飞内部制度、文化、管理的混乱内幕也持续被揭露。

一名自称科大讯飞武汉政法部门的离职员工在知乎上说:“你能想象吗?年会上放的宣传视频,内容全都是:孩子病了,因为项目要上线,不回去了;加班病了,挂着点滴到公司加班;结婚的当天,新郎接到公司的电话就当场逃婚;某个项目组一年365天无休息,保证项目平台正常交付……而这些就是公司的标杆。”

还有员工在知乎上称,在科大讯飞,准时上下班的人会被领导约去谈话,主管也会被批评;准点下班的部门没有涨薪机会,不准新增人员。

“我在的部门近期经常加班到凌晨四五点钟,在办公室躺会儿,第二天继续上班。孕妇也照样加班,即使如此,怀孕期间绩效考核还会被打最低,理由是经常请假(外出产检)。”

无论是内部员工的爆料,还是社交媒体上的传言,其中都或多或少地提出了对科大讯飞在中层管理制度上的质疑。

在媒体今晚财讯的采访中,一位科大讯飞的员工爆料:在科大讯飞,中层管理人员大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0%,但在公司的关键性岗位上,任职标准模糊。

“很多管理层不干活,混日子。公司高管的一个亲戚,三本毕业的,可以做某部门的负责人,经常在上班时间打游戏。”

其实比之管理不力造成的质疑,员工和外界对于科大讯飞产品品质的不信任,或许才是更为严重的问题。

一名与科大讯飞合作公司的研发负责人称,科大讯飞的“产品力”令他感到失望;售前人员缺乏专业知识,产品的应用性不强,“更像是实验室交付的作业”。

之前也曾有自称科大讯飞员工的网友在脉脉留言称,公司多数岗位和人工智能挂不上边,诸如软件开发、系统集成等业务基本都是外包制作。

能否突破BAT的围攻?

一直以来科大讯飞的客户群主要是面向学校和企业,而不是面向普通消费者。

但单纯提供技术所获取的毛利远远低于提供服务,这让公司高层有了危机感。

科大讯飞近几年开始布局C端用户业务,2017年第三季度投资者交流会上,科大讯飞表示希望未来To C的业务在三年左右能占到40%,远期能占半壁江山。公司副总裁江涛甚至希望,To C业务未来能占到80%。

科大讯飞的To C收入主要包括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与智能硬件。2018上半年,科大讯飞 To C业务营业收入10.84亿,同比增长129.69%;To 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3.76%。

不过,在这占比三成的 To C 端收入中,电信增值产品运营收入仅占8.58%,智能硬件占10.39%,而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收入仅占3.68%。

科大讯飞作为C端市场的新兵,初来乍到就被百度来了个下马威。

2017年11月,百度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接口永久免费开放,提供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音唤醒多平台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全方位支持开发者和合作伙伴。一时间,外界纷纷猜测百度此举就是针对科大讯飞。语音技术一直是科大讯飞的核心技术,百度语音永久免费对科大来说可谓当头一棒。

之后又有传闻称BAT与科大讯飞的争夺战全面爆发,科大讯飞甚至还因此失去了一笔2亿元的订单,不过事件很快被科大讯飞官方辟谣。

17年底,百度宣布与华为达成全面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在互联网服务和内容生态、AI平台和技术等方面展开全方位深入合作,共同构建多赢的移动和AI生态。

但华为是科大讯飞的老战友了,华为发布的年度旗舰机Mate 10搭载的是科大讯飞的语音助手。不过,自打BAT开始抢夺这一市场后,华为部分机型也已搭载上了百度的免费语音技术。

曾有一位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质疑,科大讯飞既然是华为公司的全面战略伙伴,为什么在华为系列手机中默认安装的输入法是百度语音输入,而不是讯飞输入法?如此重要的C端合作入口,公司为什么没有拿下来?

事实上从2015年起, BAT三大巨头就开始布局语音技术领域。

百度语音技术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已经形成从模型算法、开发组件、场景覆盖到行业应用的全链条;腾讯目前所有语音端都采用自己研发的AI技术;而阿里的淘宝、支付宝等应用都有了自己的语音技术;不仅如此,曾经还是科大讯飞客户之一的搜狗,如今也已完备了自己的语音团队,推出了语音实时翻译技术。

有分析认为,从2B向2C转型很可能会成为科大讯飞的瓶颈。这种转型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与企业的基因有关,做企业级服务起家的企业,往往是技术导向型,而侧重消费端服务的企业,则擅长做用户体验和铺设场景应用。

互联网公司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平台优势,更擅长直接服务于用户,科大讯飞在技术上若没有压倒性优势,想在长期浸淫于C端的BAT手下分一杯羹,目前来看困难重重。

科大讯飞自带股权BUG

另外一个值得一说的点是,虽然现在尚未表现出来,但科大讯飞自带股权bug。

从上面的这张图表里能看到,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刘庆峰的股权只有7.57%,

即使加上前10大股东的其他5名自然人股东以及同盟中科大的股权,股权也不到20%。

而A股是不支持同股不同权,没办法设置超级投票权。

这意味着什么?

一旦创业者与资本发生对公司的控制权、管理权冲突,掌门人刘庆峰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而创业者与财务股东之间对公司控制权之争,一直是互联网企业的公司治理难题,有多少创业公司死在了股权结构不合理这条道上。

在科大讯飞股价一路下跌的情况下,股权分散会给科大讯飞的未来带来什么隐患?

想想万科股权之争,是否会在科大讯飞上演?

刘庆峰曾这样无奈地回应如何面对其现有的股权结构:“大股东是谁不重要,但是万一收购影响到我们的战略方向就有问题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寞涯说史